斯里兰卡8次爆炸290人遇难这个国家怎么了?

  自当天早上约8时起,斯里兰卡全国范围内连续发生8起爆炸,包括首都科伦坡等地的4家酒店、3处教堂和一处住宅区。目前连环爆炸造成的

  斯里兰卡昨日宣布的全国性宵禁无限期延长,政府暂时关闭多个社交网络平台和通信服务,全国所有夜间邮政列车全部暂停运行,所有全国国立大学暂时无限期停课——整个国家几乎与陷入一场战争无异。

  据警方介绍,已确认其中两间教堂是遭到自杀式炸弹袭击,并且当局初步判断嫌犯为本国人。这让人不由得回想起曾发生在这个国家的一场惨烈的内战,以及那个可怕的组织——“泰米尔猛虎组织”(LTTE)。

  20世纪70年代初,生活在斯里兰卡北部的泰米尔人正式提出建立独立的“伊拉姆国”的主张,以韦卢皮莱·普拉巴卡兰代表的激进分子建立“猛虎组织”,与斯里兰卡政府展开战争。

  “自杀性爆炸袭击”是猛虎组织最常用的暴力手段,甚至其领导人韦卢皮莱一度被认为是“自杀式炸弹”的发明者,包括印度前总理英迪拉·甘地、斯里兰卡前总统普雷马达萨在内的印斯两国多名政要都命丧于“猛虎组织”的袭击之下。

  而这场长达近30年的内战,至少造成了8万斯里兰卡军民死亡,还有1.3万人员失踪,为该国人民带来巨大的痛苦与折磨,直接拖垮了经济,严重滞后了斯里兰卡的发展。

  虽然内战结束已近十年,但是斯里兰卡仍旧没有完全脱离民族冲突困境,并且这中间伴随着宗教之间的冲突与斗争。而让斯里兰卡陷入今天这样的动荡与冲突中的祸根,还要追溯到遥远的欧洲。

  公元前5世纪,来自北印度的雅利安人捷足先登,打败了斯里兰卡的土著居民建立起僧伽罗人王朝。短短两个世纪之后,南印度的泰米尔人大举进犯,很快江山易主。僧伽罗人信仰佛教,而泰米尔人信仰印度教。千百年来,岛上的种族冲突和宗教纷争几乎围绕这两个民族展开。

  首先登场的是葡萄牙人。16世纪末期葡萄牙人进入斯里兰卡获得政权统治力量,并由此进入长达400多年的殖民统治时期 。以往的斯里兰卡由建立在佛教基础之上的王权统治,并且通过种姓制度将社会分层固化。

  葡萄牙人的殖民统治带来了天主教,由于葡萄牙人的绝对力量,僧泰两族为谋求统治地位,纷纷放弃其原本信仰改信天主教,而低级种姓的人也通过信奉天主教获得社会地位。此时的斯里兰卡既有僧泰两族、佛印两教的对立,还受到外来宗教与殖民的侵扰,社会矛盾加剧。

  17世纪,荷兰人成为斯里兰卡宗主国。面对当时还是人烟稀少、土地荒芜的斯里兰卡,荷兰人从印度引入了大量外来劳动力,种植棉花、水稻等经济作物,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同时为调和斯里兰卡社会矛盾,引入了较为成熟的西方法律制度,健全当地司法体系。从某种方面来说,荷兰人的殖民打破了斯里兰卡僧泰两族之间原本不平等的旧制度。

  但是,荷兰人引入的外来劳动力正是印度南部的泰米尔人,他们与原先在斯里兰卡生活的泰米尔人迅速融合在一起,成为僧伽罗人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而荷兰人又带来了除天主教外的另一种宗教——新教,使斯国宗教斗争更加复杂。

  19世纪初,斯里兰卡又沦为英国的殖民地。而英国人对僧泰两个民族“分而治之”的统治,几乎让斯里兰卡的民族矛盾达到了顶峰。

  为了利用僧泰两族长久以来的矛盾维护英国殖民统治,一直以来,场内配资app泰米尔人人口较少,但英国人反而在政府机关中安排更多的泰米尔人,并扩大面向泰米尔人的大学招生比例。这种在政治权力以及文化教育上的不平等,马上引起了僧伽罗人的不满。

  在斯里兰卡去殖民化的后期,僧泰两族为了各自民族的利益,逐渐演出那出宗教民族主义思想。尽管1948年斯里兰卡获得独立,但国内民族斗争并未停歇;而葡萄牙、荷兰和英国殖民者在统治期间带来的宗教,也成为了“历史遗留问题”,加剧了斯里兰卡宗教争端。

  斯里兰卡连环爆炸已被该国官方定性为“”,袭击发生在西方复活节当天,被袭击的地方除了基督教教堂外,就是外国人或者是西方人居多的豪华酒店。毫无疑问,斯里兰卡的是专门针对基督教的。

  在爆炸发生的10天前,斯里兰卡情报部门曾签发一份警告,内容为伊斯兰极端组织“NTJ”(National Thowheeth Jamaath)正在计划向天主教堂及印度高级专员公署发动自杀式袭击。这也就意味着,除了佛教、印度教和天主教外,一股新的势力在斯里兰卡民族宗教斗争中登场,或许潜伏已久。

  一周前的巴黎圣母院大火,虽然没有发现人员伤亡,但是让全世界为之垂泪;而昨天斯里兰卡的发生的连环爆炸,夺走了290人的生命,却没有人在朋友圈哀悼。这个世界,仍旧是西方在主导话语权。

  那又是谁?企图将自己的价值观强加与其他国家,在中东地区主导一场“民主”革命?中东地区连年的动荡局势,致使像“ISIS”这样的极端伊斯兰主义组织发展壮大,加剧了今天对世界各国的威胁。

  并不是每一个沦为殖民地的国家,都能抚平侵略者造成的伤疤,在血泊中重建民族国家。今天发生在斯里兰卡的惨剧以及过去的斯里兰卡的内战,曾经的殖民者脱不了干系,现在的西方国家也脱不了干系。

  我们的世界正处在一个大变局时期,我们的时代是一个动荡的时代,但是我们生在了一个和平的国家。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warerock.com/a/ganhuo/9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