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精英》上线一个月:用户真会一直氪金一

  一个月前的5月8日,《绝地求生之刺激战场》经过了整整452天测试之后,终于上线了可以商业化付费的正式版本,并更名《和平精英》。

  当《和平精英》的上线在游戏圈和资本市场都引发了巨大关注,并很快迎来其收入的高光时刻之后,很多人都觉《和平精英》将从此一马平川。

  然而,让人未曾料到的反转很快便出现了:大多数《刺激战场》忠实玩家都表现了高度水土不服。

  “这游戏现在对于成年人来说,过于‘温顺’了。根本提不起玩得欲望。”一位有着600小时游戏时长的测试玩家告诉娱乐产业,在他看来,经历了一通“魔改”的《和平精英》,相较于《刺激战场》而言,简直“和平”得像是专门16周岁及以下玩家准备的。

  或许是玩家们的付费热情被压抑了太久,“有钱不让氪”的困境被解决的第一时间里,《和平精英》便快速迎来了“氪金”大爆发。

  数据分析机构Sensor Tower指出,《和平精英》仅在刚推出的3天内便疯狂吸金14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9626万元),玩家平均每天氪金超过470万美元,创下了迄今为止的iOS平台战术竞技手游营收速度之最。

  据悉,《和平精英》上线亿元,此后很快跌落,至5月下旬稳定在平时2000万元、周末3000万元水平。

  对玩家而言,氪金一时爽过后,随着而来并非是一直氪金一直爽,而是疲惫和茫然。“这游戏真TM是吃鸡?”在TapTap的《和平精英》评价界面里,诸多网友一边怀疑人生,一边自发地缅怀着曾经的《刺激战场》。

  要知道,为了适应空军招飞演习的主题,《和平精英》里不仅仅是把耳边曾经冷酷的女声提示音变成了甜美少女音,把开局时的废弃停机坪换成了新修建的空军基地,还把最令人激动的击杀和“吃鸡”时刻和谐的像婴幼游戏。

  “被淘汰还挥手,为了过审而刻意做出温顺的、以某种意识为核心的游戏,我觉得很可惜,也很可悲。”一位玩家在TapTap上评价说:“《刺激战场》操作手感还不错,但是《和平精英》我没有再碰的欲望,看到一个曾经很不错的游戏为了正式上架做出这种改变,甚至是牺牲了某些吃鸡类游戏最吸引人的乐趣,不免有些唏嘘。”

  事实上,《和平精英》还未正式上线前,这种“淘汰挥手”的设定就已经在小范围玩家群体中引发热议。早在4月25日开始,陆续有玩家收到一款名为《孤岛行动》的手游内测邀请短信,根据介绍,这是一款由《刺激战场》研发团队光子工作室群新制作的战术竞技手游,《孤岛行动》画面上也与《刺激战场》相近,不过击倒敌人后,对手并非倒地而是微笑挥手离场。

  彼时并没有人将这款游戏和《和平精英》,乃至《刺激战场》联系起来。直到5月7日,《和平精英》开启小范围内部测试,有主播违反保密协议在公开直播了测试过程,玩家才发现《孤岛行动》其实就是《和平精英》。

  值得指出的是,尽管在国金证券研究创新中心的监测数据显示,《和平精英》上线并取代《刺激战场》之后,用户几乎没有流失,基本实现了无缝过渡,并未像某些媒体报道的一样出现“大量用户流失”。但是,多位《刺激战场》用户均向娱乐产业(ID:yulechanye)表示,自从更新成《和平精英》后,自己的每天的游戏频率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连午休都很少有人开黑了”。

  毕竟,当《和平精英》接棒《刺激战场》,当这个最早被称为“大逃杀”,因刺激而出名的游戏类型变得毫无“刺激”可言之后,那些来游戏里“找刺激”的玩家难免会开始降温。

  庆幸的是,从TapTap的评论变化来看,上述情况在5月29日版本更新后得到了一定的好转。

  发现自己“用力过猛”的光子工作室在本次更新中,正有意识的、尽可能在政策允许范围内《和平精英》不论是开局时的那句女声提示语:“加油,特种兵”,还是海岛中令人熟悉废弃停机坪,都让部分玩家找回了一些曾经的感觉,选择和朋友“重回战场”。

  App annie的数据显示,《和平精英》更新后,在App Store中国区畅销榜的排名也正逐渐从第六名的“谷底”,重回Top2的巅峰。

  6月4日,三方分析机构互联网与娱乐怪盗团指出,《和平精英》目前的DAU稳定在4000-6000万,日均流水稳定在2000-3000万元,整体收入水平低于预期。作为腾讯除了《王者荣耀》之外最热门的手游,其收入体量难以对公司业绩构成足够的支撑。

  “虽然腾讯的‘吃鸡’游戏直到2019年5月才开始变现,但是此前《PUBG Mobile》在海外已经有丰富的商业化经验。我们认为,凭借庞大的用户基数、深厚的运营经验,《和平精英》完全可以取得15-20亿元的月均流水。然而,目前《和平精英》的收入水平远低于上述预期。”上述分析机构的分析师裴培指出。

  看到这里可能有人会问,对于诺大的腾讯而言,《和平精英》的收入体量很重要吗?

  去年2018年3月到12月游戏版号停发的日子里,受到游戏业务影响,腾讯股价和营收一直在下滑。这种下滑被腾讯官方在财报中解释为战术竞技类游戏(即两款绝地求生手游《刺激战场》《全军出击》)对游戏市场上存量的引流和其自身没有版号,迟迟不能商业化所致。

  简单来说就是,这两款游戏一边和《王者荣耀》抢用户,影响《王者荣耀》营收,一边自己又只能让人“白嫖”,无法贡献收入,最终使得腾讯营收开始出现下滑。

  于是连续好几个季度,腾讯总裁刘炽平都必然在财报会议被问到:“绝地求生游戏是否准备好变现了吗?”这种情况甚至一直维持到今年3月21日的腾讯2018全年业绩发布会上。

  也正是因为如此,今年5月8日,当《刺激战场》摇身一变成为《和平精英》并开启商业化运营后,港股一开盘,腾讯控股盘初直线%。

  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2019年Q1的财报会上,刘炽平很可能将会有新问题要回答——《和平精英》的流水什么时候才能达到市场预期?

  一方面,如前文所说,国内大部分用户对被“和平”后的战术竞技游戏表现出了不适应乃至不满,很难想象一位追求“猎杀”快感的玩家为一款大和谐游戏长期买单。甚至在《和平精英》上线后不久,各大游戏社区就已经充斥着如何在国内游玩未被“和谐”的《刺激战场》海外版游戏《PUBG Mobile》的教程了。

  退一万步说,就算所有玩家都接受了这一设定,《和平精英》目前游戏内的付费点和付费深度也没有达到其能做到的极致,仍需要通过版本和赛季的迭代来进一步加深才能爆发出全部营收潜力。

  另一方面,全球范围内包括在内的战术竞技手游的风靡、营收的持续增长以及《PUBG Mobile》对竞争对手《堡垒之夜》超越,依旧在不断提高着外界对于《和平精英》在中国这一最大移动游戏市场收入的预期。

  根据Sensor Tower的数据,今年1月,《PUBG Mobile》 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双平台全球营收达到4520万美元,单月收入首次超过竞争对手《堡垒之夜》。到4月时,《PUBG Moile》已连续4个月蝉联中国出海手游收入冠军宝座,其4月收入超过6400万美元,整体营收呈上升趋势。

  如此看来,虽然自版号开放审核、《和平精英》上线以来,腾讯游戏业务正在快速回暖,但在这种回暖之后,《和平精英》需要时间来达到市场预期的新困局也随之而来。

  那么腾讯最终将如何破局呢?是给《和平精英》时间慢慢成长,同时引进和扶植像《堡垒之夜》新的战术竞技游戏,还在全新的游戏品类进行突破?这个问题恐怕只能留给时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warerock.com/a/jingyan/2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