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学子弑母案场内配资嫌犯归案难逃死刑但不

  特殊之处在于本案被害人的特殊身份——他是吴谢宇的亲生母亲,而且与之相依为命多年——其父早在2010年就因肝癌去世。吴谢宇为什么会向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举起屠刀,痛下杀手?

  他对生他养他的母亲有什么深仇大恨,杀人之后还要分尸——初步尸检表明,吴在行凶后,试图分尸未果(想砍下头颅,但没有成功,或许是怕动静太大让人听见)。

  毋庸讳言,中国式家庭教育存在很多众所周知但却没有引起重视的问题。很多中国家庭缺少民主气氛,家长对孩子过分严厉;将分数作为衡量孩子成功与否的唯一指标,也成为他们对待孩子态度的唯一依据——分数高就宠上了天,分数低就冷眼甚至拳头相向;忽视孩子人格的全面发展,除学习外不注重培养孩子的其他方面能力。

  这样的教育,或许可以培养出一个又一个的学霸,但却难以培养出一个人格健全、身心健康的大写的人!在这种教育中成长起来的孩子,社会适应能力极其低下。

  当他们遇到用公式和定理解决不了的矛盾和冲突时,往往不知所措,进而采取简单粗暴极端的方式——杀人。

  吴谢宇是这样,当年被处死的药家鑫也是这样。药家鑫驾车撞了人,被撞者伤势并不重,及时救助完全可以生还。但他发现被害者在记车牌号码,于是举起了尖刀,对着伤者连捅八刀。据他事后讲述代,他是害怕出事后被父母责骂,极度害怕。

  男朋友借了360网贷逾期了,催债电话打给了我。已经是第二次了,该怎么办?点击进入

  大二时,获得北京大学廖凯原奖学金。参加校外英语机构GRE培训,获得6000元奖学金。

  2015年7月中旬,吴谢宇在家庭群里发消息称,自己要到麻省理工做4年交换生,母亲一同前往陪读。两人将乘坐7月25日的航班飞往美国。事实上,7月23日前后,吴谢宇就把他妈谢天琴给杀了。

  确认其母死后,吴谢宇用塑料薄膜把尸体裹了十多层,每一层中间都放有活性碳以吸附味道,并将整个房间密封。

  随后,他将网上购买的数台电子视频监控以及红外线报警器,全部布置对着藏尸的房间——只要有人进入,红外线报警器就会在他的手机上触发报警,并且他随时能在手机上看到房间里实时的监控画面。

  之后,他用母亲的手机向亲友群发短信,以儿子要去美国留学为由借钱,一共借到140余万元。

  8月份,他用母亲以前写的信,每个字都剪下来,再粘起来复印,伪造出一份假的辞职信寄到谢天琴的学校。

  至此,一个“完美”的犯罪过程宣告完成。他随后开始了在天上飞来飞去的逍遥自在的逃亡生活。在此期间,他还和一个妓女谈起了恋爱,还打算拿12万向她提亲。但后来双方一直争吵不休。

  吴谢宇被抓获的消息可谓大快人心——如此泯灭人性、残害母亲,挑战人伦底线的行为早就应绳之以法。如此严重的罪行,非死刑不足以惩戒之。

  但判处吴谢宇死刑,并不意味着吴谢宇会被处死。因为,我们还有一种有中国特色的死刑执行方式——缓期两年执行。

  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很多人把它理解为——先不把这个罪犯弄死,让他多活两年;过两年再把他干掉。这实在荒谬之级——果真如此,还不如直接把人毙了算了。

  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是指,给罪犯一个两年的考验期。在考验期内,如果他没有新的情节恶劣的故意犯罪,则两年后,就将其减为无期徒刑。如果两年内他有重大立功表现,还可以直接减为25年有期徒刑。

  对于本案,吴谢宇被处以极刑(死刑立即执行)的可能性是客观存在的——他残忍地杀害了自己的亲生母亲,在全国四处飞来飞去逃避抓捕,没有自首,也没有立功。但在笔者看来,吴谢宇也许有一线生机。

  2016年2月5日,“已在美国”的吴谢宇给舅舅发消息,说他和母亲要从美国波士顿回来,将于2月6日到达福建莆田高铁站,希望舅舅来接母子俩回家过年。

  舅舅当天没有接到人,打电话也打不通,吴谢宇已关机。一直到了14号,感觉不对的其舅报了警。和片警一起打开大门之后,他们 发现了谢天琴的尸体。

  这次案件能够被发现乃至,吴谢宇的这个短信“功不可没”。他之前已经成功地骗过了所有人,大家都以为他们母子俩已经去了美国。如果不是这个短信,他的舅舅根本不会怀疑,也不会想到报警,和警察一起到吴谢宇的家中查看。显然,吴谢宇是在以这种特殊方式向警方“报案”。

  同时,吴谢宇归案后,如果如实交代犯罪事实,则可以成立“坦白”,这是一种法定从轻处罚情节。

  是什么让吴谢宇对母亲举起了屠刀?其犯罪动机不得而知。吴谢宇当天在家中,因琐事与母亲发生口角,随后杀死母亲然后逃脱。

  据媒体报导,其母谢天琴性格低调内敛,与人交往不多;极度克己与自律——当上老师后在夏天就再没有穿过裙;同时,她也很要强。吴谢宇的父亲去世后,谢天琴和吴谢宇所在的学校都要给她们发抚恤金,但均被拒绝。

  从这些方面可以看出,谢天琴是一个很坚忍的人,也是一个控制欲很强的人。事情会不会是这样呢?一个极度克己的母亲,也一直压制甚至控制着吴谢宇。

  他只能按照母亲的意愿始终优秀下去 ,却无法表达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亚历山大的生活始终无法找到一个释放的出口。他就象一口高压锅,在2015年7月23日爆发了——他残忍地杀害了母亲,让她消失,从而获得自由。

  如果这种推论能被证据证实,能够成立,这说明被害人对矛盾加剧也负有责任,对凶案的发生存在过错。据此,吴谢宇可以获得轻判。

  随着谢天琴的死亡,一家三口只有吴谢宇这一个人。如果再被处死,则属灭门之痛。其母的其他亲属会不会考虑到这一点而心生怜悯,签署谅解书送呈法院,以求轻判?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warerock.com/a/jingyan/7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