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一科技企业的高新技术属性成色几何?

  风电上网电价受到调整,此消息上周刷爆了风电圈。虽然我们还不算圈子里的工作者,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将目光转向风电行业的上市公司。

  今天我们要介绍的是双一科技(300690.SZ)。这家公司于2017年8月8日上市,主要产品为风电机舱罩类产品、大型非金属模具等。接下来,我们就好好聊一聊这家上市公司。

  庞青年的所谓“氢能汽车”近期引发热议,我们也因此更加关注各个行业上市公司的科技研发实力。众所周知,成为高新技术企业可以享受税收优惠,双一科技也在年报中提到:

  “公司于2010年11月经山东省科学技术厅批准并公示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享受15%的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2016年12月通过国家高新技术复审,本期已向主管税务机关备案,继续享受15%的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

  那么,高新技术企业的认定标准都有哪些呢?根据科技部、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修订印发的《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管理办法》,认定条件之一为:“企业从事研发和相关技术创新活动的科技人员占企业当年职工总数的比例不低于10%”。

  条件之二为:“企业近三个会计年度的研究开发费用总额占同期销售收入总额的比例符合如下要求:最近一年销售收入小于5000万元(含)的企业,比例不低于5%;最近一年销售收入在5000万元至2亿元(含)的企业,比例不低于4%;最近一年销售收入在2亿元以上的企业,比例不低于3%”。

  据此,中和明略研究团队查阅了上市公司招股说明书以及2017年、2018年年报,整理了双一科技2014年至2018年的研发人员数量以及研发费用情况,并分别计算了上市公司的相关占比。具体数据如下:

  显而易见,双一科技的研发人员数量占比在2015年至2018年均略高于10%,但最高的2016年仅超过最低标准3.32个百分点;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更是“严格踩线%。

  两个条件都颇有些“踩线”才满足高新技术企业认定标准,我们瞬间就对上市公司的研发实力产生浓厚的兴趣了。接下来该如何继续剖析呢?或许,对其考察的突破口可以在研发人员的薪酬。

  我们注意到,此前曾有公众号发布过一篇题为《4000万“学费”如何流向海外?目前为止最深度的剖析!》的文章,称:“步长制药的‘自主研发’水平如何?从职工薪酬中可以看出蛛丝马迹。公司研发人员一共950人,研发人员职工薪酬合计3569万,平均每位研发人员一年薪酬为3.8万”。

  虽然文章对步长制药的很多剖析都值得称赞,但遗憾的是,从文中截取的这段话存在瑕疵。因为,研发人员的薪酬既可能费用化也可能资本化;而步长制药2018年研发投入资本化的比重为16.69%,因此步长制药研发人员的薪酬可能远不止3569万元。

  接下来,我们回过头来继续说双一科技。中和明略研究团队发现,双一科技研发费用资本化金额至少从2015年起就为0元,且研发费用在2018年单独列项(等会再讲我们为什么要提到单独列项这事)。这也意味着,双一科技研发人员薪酬在2018年均列入了研发费用中。

  根据2018年年报,双一科技研发费用中的薪酬为431万元。结合2018年期初、期末研发人员的平均数量150.5人,我们可计算出研发人员人均年薪约为28643元,换算成月薪则为2387元。

  类似地,我们可以计算出2016年的数据。如在招股说明书中,双一科技披露2016年研发费用中的人工费用为210万元,以此除以当期的平均研发人员数量125人,可知研发人员人均年薪为16769元,换算成月薪则为1397元。

  然而,若从应付职工薪酬之短期薪酬来看,双一科技2018年当期增加的短期薪酬金额为1.12亿元,除以全体员工在2018年的平均数1234.5人可知人均年薪为90345元,换算成月薪为7529元。

  那么问题就来了,双一科技的研发人员人均薪酬为何明显低于全体员工人均薪酬?假如我们的计算方式无误的话,薪酬少计的可能性颇低,那么研发人员的数量就让人担忧了。假如我们的计算方式不够客观,也请上市公司详细赐教,万分感谢。

  另外,关于“单独列项”一事,我们必须指出的是:在2018年以前(不含2018年),双一科技是将研发费用拆分为两部分的,一部分为营业成本中的研发费,另一部分为管理费用中的研发费。

  如最近某自媒体就出现了这方面认知谬误。该自媒体发布题为“格力电器000651)信息披露有瑕疵甚至错误”的文章,称:“格力2018年度报告中,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的2017年研发费用为36.18亿!格力多披露研发投入21.49亿,夸大59%!”

  很明显,格力电器犯低级错误的可能性极低,我们推断这是上市公司在2017年为了规范核算而把部分研发费用计入了营业成本。该文作者自称为某上市公司副总裁兼财务总监,却也有“为赋‘新闻’强质疑”的嫌疑。若其披露了自己公司名称的话,恐怕我们不敢去投资他们家上市公司。

  我们再回到双一科技这个线万元仅指管理费用中的薪酬,这个数据并不全面,所以我们也没有去计算上市公司2017年研发人员人均薪酬)。具体情况如下:

  到了2018年,上市公司统一将研发费用单独列项,双一科技亦将营业成本与管理费用中的研发费均计入科目“研发费用”中。因此,这种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应该是提高了上市公司毛利率的。

  据计算,假如以2014年至2017年的平均数来计算上市公司2018年的营业成本中的研发费,即1184万元,这也将影响上市公司当期毛利率提升约2.21个百分点。然而实际情况却是,双一科技在2018年主营业务毛利率为36.99%,较上年同期下降了7.01个百分点(注:2017年较2016年下降1.77个百分点)。

  在浏览上市公司公告时,我们发现双一科技的2017年年度审计报告与2017年年报的按欠款方归集的期末余额前五名的应收账款情况惊现双版本。

  显然,区别在于第二大应收账款方“维斯塔斯风力技术(中国)有限公司及受同一控制的关联方”(以下简称“维斯塔斯公司”)的坏账准备。

  在审计报告版本中,上市公司对其应收账款采取了“1年以内”账龄的“5%”计提比例,而年报中却是恰好计提10%,与1-2年账龄的计提比例一致(当然,也可能是多个账期的组合)。那么问题来了,坏账准备出现双版本的原因究竟为何呢?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warerock.com/a/jingyan/855.html